Skip to main content

Letter to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(Chinese language)

世界卫生组织
总干事
陈冯富珍博士
Avenue Appia 20
1211 Geneva 27
瑞士·日内瓦

2009年12月24日,维也纳

尊敬的总干事:

1976年6月28日,我第一次向奥地利共和国政府提出请求,审查我的药品UKRAIN用于治疗肿瘤病人的可能性。

UKRAIN (澳大利亚专利号2001 2094/01) 是由两种获准的材料构成的 – 白屈菜生物碱(Schöllkrautalkaloiden) (欧洲药典6.0/1861) 和噻替派(Thiotepa) (美国药典-Pharmacopeia & National Formulary USP 24 NF 19, S. 1651)。这是第一种可以浓集在癌细胞的癌症治疗药物,而其在正常细胞中的浓度要低得多(http://www.ukrain.ua/enclosures/hohenwarter_1992.pdf)。这一点通过紫外线的自体荧光得到了证实 (http://ukrain.ua/statti/004.htm,  http://ukrain.ua/present/ukrain.html)。

UKRAIN不同的影响了恶性细胞和良性细胞的氧消耗(http://www.ukrin.com/docs/Brueller_1992)。此外,这种药物也能恢复免疫力(http://ukrain.ua/statti/017.htm)。在治疗用剂量方面,UKRAIN仅仅摧毁癌细胞,而正常细胞则不受损害。这一点已经被众多的研究机构所证实。例如美国的罗彻斯特大学(http://www.ncbi.nlm.nih.gov/pubmed/11062738)。UKRAIN的治疗指数为1250 (http://dictionary.reference.com/browse/therapeutic+index),这一点与标准的癌症治疗药物完全不同。标准的癌症治疗药物的治疗指数为1.4,最高为1.8。UKRAIN在癌症疾病治疗方面的疗效已经获得众多的临床研究的证实 (http://www.ukrain.ua/enclosures/25_susak-1996.pdf, http://www.ukrain.ua/enclosures/24_bondar_1998.pdf, http://www.springerlink.com/content/rgu31qkawkbmmqfw/, http://www.ncbi.nlm.nih.gov/pubmed/17591092, http://ukrain.ua/statti/158.htm)。

彼得·沃德尼安斯基教授(Prof. Peter Wodnianski)是一位知名的维也纳皮肤科专家,早在1984年他在治疗一名晚期黑素瘤病人时就被UKRAIN出乎意料的良好疗效所震惊。于是他向奥地利政府请求,审核这种药物 (http://www.ukrin.com/docs/wodniansky.pdf)。 可惜的是,这一请求和众多的医生以及科学家的信件一样 (http://www.ukrin.com/de/facts),迄今为止并未受到奥地利政府的重视。

长年以来,人们对UKRAIN讳莫如深。成千上万的病人因此不能受惠于这种药物。艾列欧诺尔·图恩-霍恩施坦博士(Dr. Eleonore Thun-Hohenstein)的著作《抗癌药物UKRAIN – 一桩百般阻挠的罪恶事件》描述了UKRAIN如何受到阻挠 (http://ukrin.com/de/buch)。 欧洲人权法院受理了我对奥地利共和国提出的申诉,并且在2005年2月1日的决议中指出我是有理的(http://cmiskp.echr.coe.int/tkp197/view.asp?item=1&portal=hbkm&action=html&highlight=Nowicky&sessionid=40878743&skin=hudoc-en)。但是,这一决议并未能使奥地利政府对UKRAIN的态度有所改变。

2009年10月4日,乌克兰电视台记者首先在电视台ICTV的《事实》栏目中冲破了对UKRAIN药物的缄默。他们将继续调查,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使人对UKRAIN讳莫如深。这个节目播出后,我们经常被问道,为什么这种拯救很多病人生命的药物在公众之中会如此陌生。

我们仅仅举两个例子。一位存活率还有6个月的结肠癌女性患者得到了UKRAIN药物的治疗,她今天依然活着,已经有23年了 (http://ukrin.com/de/dickdarmkrebs)。另外一名身患晚期黑素瘤的男性患者也通过UKRAIN得到成功的治疗(http://ukrin.com/de/warum-130309)。

为了排除UKRAIN在疗效方面的所有疑问,必须根据GCP原则对其进行多中心随机取样的临床测试。作为临床适应症可以选择结肠直肠癌。一项早期测试的跟踪分析(http://www.ukrain.ua/enclosures/24_bondar_1998.pdf) 表明,得到UKRAIN治疗的24位直肠癌患者中,有18位依然健在(经过个人联系而确认)。这些数据将在一次国际会议上发表。其它可能的适应症有转移型恶性黑素瘤或胰腺癌,因为这两种疾病是现代医学迄今为止无法解决的问题。经过这些临床测试之后,UKRAIN在疗效方面的疑问就可以彻底排除了。全世界的病人也将可以得到这种药物。 

因为医生和科学家们30多年来的所有呼吁都被奥地利政府置若罔闻,所以请允许我直接向您,尊敬的总干事,直接发出请求,在您的关照下,对UKRAIN进行多中心临床测试。

因为这件事关系到公众利益,所以请允许我把这封信函以及您宝贵的回复发表在互联网上。

此致

瓦希尔·诺维奇博士
Dr. Wassil Nowicky